舒兰市疫情的源头病人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吗

  5月7日吉林省舒兰市确诊一例本土病例:当地公安局一名45岁的洗衣女工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由此打破了之前吉林全省已有73天无本土新增病例的纪录。聚集性疫情发生后吉林省将舒兰市的风险等级调整到高风险,舒兰因此成为全国唯一的高风险城市。目前舒兰市已全面进入战时状态:目前舒兰已实施网格化管理,确立了“五位一体”的包保体系,落实了市级领导、街道党(工)委、包保部门、社区、小区的疫情防控责任,确保管控到每一户每一人。

  5月11日白岩松在《新闻1+1》节目中曾连线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对舒兰疫情进行解读。吴尊友表示:在聚集性疫情发生后流行病学调查试图找到源头,但找源头的工作确实很困难。在传染源明确的前提下就可以更为有效地隔离疑似和密切接触者,从而在物理空间上切断病毒的传播路径,这样就能避免病毒的社区扩散,然而舒兰病例的复杂性恰恰在于并未发现传染源。5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派出专业人员到舒兰去协助调查,但目前还无法判断舒兰疫情到底起源于何方。

  吴尊友认为:我们既不能判断洗衣女工就是一号病例,但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目前的确有推测这名洗衣女工是这次聚集性疫情的源头,但也存在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还有一个真正的源头没被发现,也就是说这名洗衣女工也有可能是被别人传染的。由于每个人的体质存在差异,所以每个人的潜伏期并不一样。有可能这名洗衣女工被感染后两三天就发病了,而真正的源头病人可能七八天才发病,但源头病人在潜伏期内仍可能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

  所以像这种情况就很难判断到底是谁传给谁的。现在网上流传的说法推测洗衣女工是由衣服传染的,那么这种可能性是否存在呢?对此白岩松专门询问了吴尊友。吴尊友回答称:“几天以前有一个研究报道是关于空气当中的病毒含量的。研究人员对医院病人的病房空气和医生更换隔离服的半污染区以及清洁区的空气进行采样,结果发现在医务人员更换隔离服的空间中空气当中的病毒含量反而更高,也就是说如果医务人员在病房里面他的衣物上是可能会沾上病毒的,脱的过程中空气当中病毒含量更高“。

  那么这是不是也提示在舒兰的聚集性病例当中有类似的情况?这些也都给我们分析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当地公安局4月8日到30日期间涉及到接人(俄罗斯入境人员),所以有人推断洗衣女工可能是在清洗接人公安的衣服过程当中感染的。对这种推断吴尊友表示是有可能的。如果真是公安干警在接触俄罗斯入境人员时病毒沾染在衣服上,而洗衣女工是在不知情的状态下在洗衣服的过程中被感染的,那么别人只是在尽职尽责地完成工作,谁知道怎么会就被感染上呢?

  事实上这位洗衣女工本身也是受害者:目前她的丈夫、二姐、三姐、三姐夫都感染了新冠肺炎,一家人都在忍受病毒的折磨,他们理当得到全社会的关怀。他们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染上病毒的,如果要怪也只能怪病毒太过狡诈,以致于令人防不胜防,怎么能说是他们的责任呢?当然洗衣女工究竟是不是源头病人是有待于进一步调查的。现在又有人怀疑是第九例患者可能是“0号病人”。如果说这仅仅只是怀疑推测倒也不妨,然而有些描述舒兰疫情的文章已公然将其定性。

  更有甚者还出现了说要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说法。第9号病人之所以引起关注主要是因为他的“传染链”较长:5月10日舒兰被确诊的3人中有2人是9号患者的密切接触者,5月12日被确诊的6名新增感染者中有4人是他的密切接触者。这能否证明9号患者就是源头病人呢?恐怕这个结论至少在目前是无法下的,因为9号患者和他的密切接触者究竟是谁传染了谁现在无法判明。按吴尊友分析洗衣女工的逻辑同样适用于如今的9号患者:我们既不能肯定他就是源头病人,也无法排除这种可能性。

  如果一个人把病毒传染给别人是否该追究法律责任呢?这要看其是否具有主观故意性,而不是看是不是源头病人。如果是故意隐瞒病史造成疫情反弹,危害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安全,那么即使不是源头病人难道就不该追责?之前的郑州毒王郭伟鹏从国外看球回来后故意隐瞒出境史,甚至在出现身体不适的症状时偷偷买来退烧药以躲避检测。这样的行为不仅应当受到社会公众的谴责,同时还应当根据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严重程度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郭伟鹏最终因为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如果如果舒兰疫情的源头病人也存在类似的瞒报行为,那么毫无疑问就该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可如果源头病人是在自身不知情的前提下把病毒传染给别人的呢?疫情是全人类的一次灾难,现在全国人民更该团结抗疫,而不是要求所谓的源头病人承担责任。事实上病人恰恰是最该得到关怀的人群,因为他们正承受着身体上的巨大痛苦,如果我们还要对他们另眼相看无疑会对他们造成一种心理上的折磨。

  现在与其要求所谓的源头病人承担责任不如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遏制疫情蔓延扩散,事实上舒兰目前已采取一系列举措应对当前的疫情形势:舒兰按照“到位、规范、严格、准确、温暖”的原则制定了《舒兰市全面加强居民小区封闭管理工作实施方案》,细化了小区封闭管控、居家隔离管控、环境整治消杀、疫情防控知识宣传教育等措施要求和操作规范流程,做到严封闭、管得住、有保障。 目前舒兰全市已对1103栋居民楼和1205个农村村屯实行封闭管控。

  与此同时舒兰加大了核酸检测的范围和力度:目前舒兰全市共有核酸采样的医护人员530名。国家卫健委支援的一座负压帐篷式移动实验室每日提供2000份以上检测能力。省卫健委将全省检测机构优先向舒兰市开放。舒兰定时发布与确诊病例相关联的重点场所寻踪公告。舒兰正按照应检尽检、愿检尽检、能检尽检的要求重点围绕所有密接人员、次密接人员和确诊病例所在的住宅小区、重点场所以及高风险人群开展了核酸检测,截至5月15日舒兰全市已累计进行核酸采样19228人次。

上一篇: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为“家和万事兴”提供
下一篇:芙蓉律师事务所受邀成为湖南台胞台企法律服务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司法部推出十项法律援助便民惠民措施
服务热线

http://www.lutejia.com

105彩票,105彩票平台,105彩票官网,105彩票开户,105彩票注册,105彩票投注,105彩票登录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